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干了准岳母
干了准岳母

干了准岳母

「啊……」经过了一夜的好睡,带着些酒后宿醉,天海在清晨起来时打了个哈欠,突然发觉自已并没有睡在床上,身上披着一张毯子就睡在沙发上。急忙坐起身来之后,才发现除了一双长袜以外,全身是赤裸裸的一丝不挂!

  「怎么了?怎么了?」她一个劲的问自己,看到一旁仍在酣睡的阿学,这才想到昨天夜里自己的酒后乱性,就将自己的初体验送给了阿学。

  正在回味调适自己从女孩子变成女人的变化时,突然听到门口传来天海梨的声音:「我回来了……」「妈妈……」是妈妈回来了,天海心中一惊,两个人睡在起居室的样子可很难解释,於是赶紧抓起毯子溜回了自己的房间,留着阿学一人在起居室,独自应付在公司加了一夜班的妈妈。

  在公司忙了一整夜的天海梨进门之后,看到阿学独自一人盖了张毯子熟睡在沙发上,见他睡得正甜,轻声细语的自言自语说:「阿学真是一个好孩子,担心天海孤独的一个人会怕,还特地留下来睡在沙发上陪伴。」说完了到天海房间门口打声招呼,就迳自回到自己房间补眠去了。

  这回不疑有它的天海梨,可是误会阿学是好人了,可惜她没有掀开盖在他身上的毯子,否则就会发现窝在里面的阿学全身赤裸,连阴茎上还留着替天海处女开苞的血丝呢。

 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,关心自己前途的阿学仍是努力於课业,不敢分心於男欢女爱,而天海呢?其实在耶诞夜的初体验,纯属酒后乱性的意外,平时见到阿学时,也不敢显示过於亲蜜的动作。

  很快的,天下有情男女最为重视,而天下好人最为忌恨的情人节就要到了。

  「明天是情人节,做个巧克力给阿学。」天海一个人在家里厨房,围着一条可爱的围裙,一面在炉子上熔着巧克力块,一面自言自语的自我打气。

  「今年他还要考一次大学……只要阿学顺利利考上,那们我们的交往就正当了。」回想到耶诞夜将自己当成圣诞礼物将第一次送给了他,脸上不禁有些臊热。

  一想到阿学若是考上大学,自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他的女朋友,心里不禁雀跃起来,手上挥舞着餐具像啦啦队般的吆喝着:「阿学他一定要考上!」一面料理回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都已经晚上十点多了,感到有点奇怪的说:

  「对了,妈怎么还没回来?」

  一脸不高兴的想着,「电话也不打一个,到底怎么了?」对啊!这一对母女十分的亲密,平常两人都会互报行踪,加班晚回来了也都会打雪话,到底今天发生什么事,怎么都没有消息呢?……嘿嘿!原来她去为天海送阿学最想要的情人节礼物了!!

  这时的阿学正在隔壁一面听着收音机,一面勉力的苦读,从广播中突然听到情人节的消息,「明天是情人节?」读得满眼昏花的阿学喃喃自语着,突然一拳打在不识相的收音机上面,大声的说:「不行,还有考试。」叹了口气,站起身来伸个懒腰提提神说:「不能松懈,再加油!」,接下来又有点意志不坚的自语:「但也要休息一下吧……」话还没说完,情人节礼物就送来了……突然在房门口听到了有人说:「我回来了!」阿学心里一惊,觉得声音好熟,「天海梨?」

  果然看到天海梨醉态可掬的走了进来,看到他时奇怪的问:「阿学怎么在我家呢?」咦?这明明是阿学的家啊?

  接着左顾右盼没看到女儿,突然问道:「天海呢?」你的女儿在这么晚的时候,怎么可能出现在阿学家?

  充满母性保护本能的天海梨,像是想到了什么,突然冲向前掐住阿学的脖子用力摇着问:「你对天海怎么了!」阿学急急的辩解:「没有……」至少今天没有。

  阿学满脸旁徨与无辜,轻声的嘀咕着:「天海梨醉了……」「我没醉……」天海梨的反应就是典型醉酒的人,连家门都走错了,怎么会没醉?说完就软倒在地板上,一面拉着领口说:「好热。」阿学好心的准备扶着天海梨坐在椅子上,一面说道:「来,先坐好。」扶着她,发现她身上全是美酒的气味道,闻得他都快要醉了。

  结果看到了天海梨拉开的领口之间,一道深不可测的诱人乳沟,她向阿学要:

  「给我水……」

  「是!」阿学迅速的倒了一杯水来。

  天海梨很有礼貌的说了声:「谢谢。」看起来真的是喝醉了,一杯水有半杯都沿着下巴流到了上班的套装上,天海梨发现衣服湿了时,惊叫一声:「糟了,弄湿了!」阿学立刻好心的说:「我去拿毛巾」没想要天海梨却做出了一个酒后乱性的动作,衣服湿了是吧,湿了就不能穿在身上,於是她喊了一声:「天海梨……脱……脱了!」接着就优雅地把湿衣服都脱了,只见天海梨斜坐於地面,上身穿着一半透明黑色的蕾丝胸罩包裹着丰满的乳房,她低头的动作使阿学能看到那欲夺罩而出丰颖双乳的大部份,而她的下身穿一件高腰之黑色带蕾丝花边的底裤,隐藏着神秘深陷的蜜穴鸿沟。长长的秀发披在肩上,修长的玉腿优雅着合并着,全身充满着成熟女人的风韵。

  这些姿态非常惹火,使还没来得及去拿毛巾的阿学可是看得目瞪口呆,春心荡漾、想入非非,不知不觉间下身微涨了起来。喃喃的说:「等一下,不可以在这里脱!」一面说着,脸上却满是仰慕想着:「天海梨穿黑色内衣裤,真挑逗人。」他那诚实的身体,发出了充分的反应,在裤档上撑起了一个帐蓬,他,像一个真正的男人,勃起了!

  天海梨见到阿学久久没有动作,呆呆的站在那里,回过头来看问:「阿学,怎么了。」啊!她的眼睛一亮,触目所见真是好东西耶,下班时去喝的那场闷酒,不就是因为在这情人节前夕,少了像阿学裤档中的东西陪伴而伤感吗?

  迷蒙的眼睛紧紧的盯着,像是盯牢好不容易到手的猎物。酒后的天海梨想也没想的就爬了过去,跪在地板上,身手俐落地解开他的裤头,熟练的拉下了阿学的拉炼,腾的弹出了一条生气蓬勃的阴茎,天海梨高兴的说:「来,勃起了。」「我来。」她一说完就伸出舌头开始舔弄龟头的下方,先是用手套弄,接着伸出舌头去舔它!从根部到前端,她丝毫不漏地舔过之后,才把阴茎放入口中吸吮。

  阿学还想做最后的挣扎说:「天海梨……」但是那舒爽的感觉让他说不出话来。

  阿学就呆呆的站在那里,任天海梨逞口舌之能的玩弄他的阴茎,他面容呆滞的想着:「天海梨真迷人,我控制不住了!」阿学怎么可能受得了这种刺激,双手按着她的头,任凭分身在她口中,随着她舌头的移动,他觉得越来越兴奋,心跳和呼吸也开始不规律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」他轻轻地低吼着,她套弄的速度也渐渐加快,才觉得自己就要射了,大声宣称着:「要射出去了!!」天海梨被叫声吓了一跳没反应过来,於是嘴儿松开了阴茎,却让从龟头狂射而出的一股阳精给喷得一头一脸。

  等到阿学喷告一段落,天海梨微笑的赞赏说:「啊……好多呀!」,然后手掩着嘴迷人的吃吃一笑说:「我好久没有男人了。」接着很热情的说:「来,和我来。」於是协助阿学脱去全身的衣服。

  当天海梨服侍着阿学脱去全身衣服之后,阿学使她转身从后面环抱住她,坐在她的身后靠在她细嫩的背上,然后开始解除她身上最后的装束,先用双手挑开胸罩衣扣,握住她的双乳,她似是无法被男人只手掌握的女人,粉红大小适宜的乳晕上缀着一粒鲜红的樱桃。

  由她颈后望向似绵柔软又略带弹性的双乳,有如凝固了的奶酪一样,粉白中又透点酒红!丰满的乳房浑圆而结实,乳珠部份却又奇妙的微微上翘!鲜红色的乳头随喘息的胸缓缓起伏。

  阿学一面欣赏她的美,同时吻着她的粉颈,闻着她的发香,嘴里赞赏着:「天海梨真漂亮。」天海梨回过头娇媚的笑说:「阿学,你的嘴真甜。」听到她轻轻的呼唤,更勾起了阿学的欲火!手指逐渐灵活地捏着乳尖,时而将它置於指间搓揉,时而轻柔对它夹捏,渐渐地感到它硬了起来。

  「我一直喜欢你,天海梨。」阿学诚恳的说。有位少年郎的爱慕,让久旷的天海梨十分的感动。她转过头,开始疯狂地吻着阿学,她是个擅长接吻的女人,湿滑的舌头灵活得像蛇,在他口中不断进进出出的,手还不停地在胸前背后不断抚弄,阿学整个人被她吻得酥茫茫的,下半身又有了反应。

  她似乎察觉到他的变化,很挑逗地用舌尖舔舐着他的耳垂和嘴角,一边还不忘媚惑的叫着:「阿学……」他渐渐把持不住,一把将她放倒在地板上平躺着,一对雪白浑圆的高耸美乳就袒露在面前,雪白的身躯上耸立两座高峰。用手抚弄着鲜红的乳晕,只见乳头涨大了起来,乳蕾也挺立成了大山上突出的峰顶!

  「你的胸部好大,好软,好暖。」阿学一面玩弄着她的丰乳,一面赞叹着。

  她低沈的呻吟中,接着阿学将头埋入她的双乳间,唇舌来到她的胸前,两朵娇艳的樱花更是品尝的目标,他含住那鲜红的乳珠,任由它继续在口中涨大,接着轻轻地吸吮由乳尖泌出的乳香。当他像娃娃般的吸吮时,天海梨不禁「啊!」的细呼,脸上现出陶醉满足的表情。

  接着,笑嘻嘻的抱住了他的头,亲热的叫着:「阿学。」天生尤物的娇媚姿态!娇俏中带着温柔,成熟的美艳中,带着点吃嫩草的羞怯情怀!的确是撩人心弦!勾人魂魄的美姿!

  舔弄完丰乳后,阿学做出了进一步的要:「天海梨……我要你那里。」他是指想要尝尝天海梨蜜穴的味道。

  天海梨见到他那在室男拘谨每事请教的模样,不禁轻笑一声:「哈哈……来吧……」来到她的下身,只见丰满的爱神小丘,隐藏在小巧黑色半透明带蕾丝的丝质底裤里。阿学忍不住将黑色蕾丝小裤裤拉下,脱去了那薄薄的障碍,一片浓密的森林就展现在眼前!

  她见阿学紧盯住她的下体,虽然觉得娇羞,但是仍然羞红着脸,让修长雪白的两腿大张,用手轻轻的拨开自己的蜜穴,对着阿学说:「不好意思。」看到那艳红的蜜穴,中间缓缓流出淫蜜的模样,阿学兴奋的赞美着:「好漂亮……啊……湿了。」浓密的森林遮掩不住片片樱花的潺潺小溪,丰腴的爱丘随着双腿的张开,可以见到两扇粉红闸门轻掩着小溪。随着她微抖的气息与娇躯的颤动,爱丘规律的起微微起伏着,两扇小门如蚌肉般蠕动。

  忍不住将头伸到天海梨的胯间,开始舔弄,一面说:「啊,好香。」亲吻着爱神之丘,呼吸着出生时离开母体潜在的熟悉气息,令早先慈母的阿学,有一股安详的感觉。左右脸颊贴向她那如绵细嫩的双腿间,更加令人舒适地想要睡在其间。

  阿学用手指轻拨双唇,她立时呻吟了起来,「啊……阿学……」天海梨都酸到骨子里了,下身轻轻扭动,一股甘泉由双瓣中缓缓泌出。

  他一面逗弄她的蜜穴,一面向她报告进度说:「天海梨,爱液泌出来了。」接着手指按住那双瓣左右揉动,她呻吟的更深长了,以右手两指拨开双唇,左手将阴蒂包皮上推,舌尖轻吮突露之阴蒂,这个动作使她不自觉地将臀部及阴户上挺。

  她颤抖呻吟着,偶而忍不住咬住自己的手指,扭动双腿仰起头来淫哼着:「啊………」阿学则用舌尖不断在充满皱纹的唇壁内打转,时而轻舔阴蒂,时而吸吮蚌唇,更进一步的将舌尖探入小溪之间,快速的出入。

  天海梨被逗得受不了了,随着她一阵阵吟叫急急的说:「阿学……快进来,啊!我控制不了了……快来……」阿学还想多玩一些,天海梨像是疯狂似的叫着:「快来,阿学!」她已被挑逗得淫心荡漾,从她半开半闭如痴如醉的眼神,及朱唇半开的浊重喘息声中,可看出她的饥渴难耐的模样。也可以看到她的蜜穴已淫水横流、润滑异常。

  天海梨双手将两腿掰间,苦求着说:「我……阿学……快点……我求求你……」「真的可以吗?」每事必请教的小伙子,还是有些迟疑,到底才玩过她的女儿,现在连妈妈都上了,以后真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收拾善后。

  看到阿学瞻前顾后不敢向前,於是天海梨以长辈的口气发出了命令:「快,阿学。」听话乖巧的阿学不再犹豫了,立刻应了声:「是!」於是把勃起得十分粗大的阴茎前端,对准天海梨鲜红如花的蜜穴口,只让前端进入,轻轻地磨擦着她的小穴,她的身子扭动得更厉害,天海梨受不了似的说:「啊……进来!」她急促地喘着气,要他进入。

  阿学被她这种既娇羞又情急的意态,逗得心痒痒的,於是腰杆一挺,阴茎立刻向下插,而她也用丰臀往上一顶,粗大的阴茎就滑入了美妙的蜜穴中。

  「啊……阿学……」她在娇呼声中,露出了大旱逄甘霖的止渴表情,她更把光滑迷人的玉腿,摆到阿学的臂弯来,她真是等不及了,不待阿学抽动,她的腰就自己先动了起来,阿学开始抓着她的两只脚开始用力抽插。天海梨摆动柳腰,主动迎合着他的顶撞。

  阿学对她的抽送慢慢的由缓而急,由轻而重的百般搓揉。有时抽提到只剩龟头在穴内,然后重重的顶到底。

  随着那一深入,她的玉手总节奏性得紧紧掐着他那强壮的双臂,并配合节奏的发出闷哼,同时随着那一深入,厚重的阴囊敲击着她的会阴,而她那会阴的紧紧收缩,总夹得他是一阵酥麻。

  天海梨好久没有在男人怀里做爱这种感觉了,十分怀念的说:「好刺激,冲进来了。」「啊……阿学……好舒服……」她口中不住咿咿唔唔,不再压抑的浪哼着,星眸微闭逐渐发出急促的呼吸声。

  「我的阴茎全部进去了。」皱折的阴壁在敏锐的龟头凹处刷搓着,一阵阵电击似的酥麻,由龟头传经脊髓来到大脑,使阿学不禁仰起头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「啊……好满足!」天海梨那纤柔的柳腰,像水蛇般摇摆不停,努力的逢迎着阿学年轻有力的插弄,尽力包容他那少年天性的莽撞。而阿学则在这熟透了的水蜜桃间,下推进、上抽出,左推进、右抽出,挤弄出大量的蜜汁,发出抑扬顿挫,不绝於耳的「噗唧!噗唧!」的美妙淫声。

  阿学年轻暴怒的阴茎上布满着充血的青筋,硬挤插入益使她阴道更形狭窄,而增加了磨擦面。低头望去,只见她那嫩红的蚌唇随着抽送之间而被拖进拖出。

  实在太爽了,阿学想要发表一下感想:「我也……啊!」只是那感觉太美妙了,不是他用言语可以表达的,只能以一声满意的叹息做为总结。

  阿学微微俯身向前,将阴茎努力的推向她的花心,并顺道在根部磨擦她那勃起的阴蒂。双重的刺激,使她不自主地后仰,泛着红潮的脸颊、扩张的额鼻、半咬的朱唇、闷声的春叫声,使她看起来更为美丽。

  阿学心神不由一荡,上挺的速度加快,电击似的酥麻更一阵阵由阴茎传导至全身,而天海梨则被弄得喘声急促,口儿大张的「啊……啊……」出声。

  这时,只见她上身弓起,紧闭双眼,头部左右晃动着,那柔顺长发在空中飞舞!她双耳上一对菱形翡翠耳环,随着摇摆的玉颈而晃动,晃出一道道眩眼的光晕!

  一双玉手搓揉着自己的双乳,一双玉腿忍不住摇摆着,一张嘴儿更是娇喘吁吁、哼声不绝。

  天海梨已渐入高潮,全身加速地前后挺动,快感让她身体每个关节扭曲着。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」她的声音开始变得像哭叫,不过那不是不舒服,而是超舒服。

  抽送了一会儿,阿学在天海梨体内感觉到她高潮时蜜穴的收缩,只觉得阴茎被一伸一张的蜜穴吸揉着,龟头则被子宫口一阵吸吮着,她香汗淋漓的娇躯瘫软了下来。

  看到心目中的女神,在自己阴茎的虔诚的奉献之下满意了,阿学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得意,不久他也快高潮了,在射精前拔出了阴茎,还来不及朝别的方向,「啊……!」的一声爽叫,一股张劲的阳精激射而出,越过了天海梨的小腹丰胸,远远的喷到天海梨一脸迷醉的俏脸上。

  高潮过后,阿学无力地躺压在她温柔的酥胸上,和天海梨做爱的感觉真好,混合着妈妈和御姐的亲切感,耳际依稀听到书桌上收音机中广播传来一句:「祝您情人节快乐……」啊!这真是这辈子所收到最好的情人节礼物,阿学心里想着,眼皮逐渐沈重了起来……这个时候,就在隔壁厨房忙活了半天的天海,双手捧着新做好情人节礼物,高兴的说:「做好了……!」经过了好一阵子的努力,终於将一大块爱心巧克力做好了。

  不知怎的,那巧克力居然从中间裂了开来,天海的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,花容失色的自言自语:「特地做的……怎么会?」满脸不可置信的天海,心中不禁忐忑不安的怀疑,这难道是「不祥之兆」?

  其实天海的这一块巧克力只是多此一举,冥冥之中已经有人替她送给阿学一样很棒的情人节礼物,这是阿学在这一生之中,所收到最好的情人节礼物——不是那俗气的爱心巧克力,而是她那美丽温柔、能干体贴又风情万种的妈妈,只是她不知道而已。

  【完】